索引号 k34765218/201803609
题材分类 乡镇街道动态
发布机构 区政府办公室
发布时间 2018-06-24 11:36:01
文号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新复老码头|传递着古老西河的时代新韵

2018-06-24 11:36 点击:

 

古镇重建效果图

曾经的交通干线,如今的荒草萋萋;自明末以来,顺庆区新复乡老码头就担负着主要交通方式的重任,带动当地经济发展;曾经的郁郁葱葱,如今的枯枝败叶,场镇的三棵黄葛树用生命见证着新复古镇的历史变迁。光阴荏苒、暮去朝来,见证了新复乡乃至顺庆区发展的老码头、黄葛树将在西河生态乡村旅游开发项目中得以重生,再向世人展现它们的卓越风采。

老码头重建效果图

百年码头:蜀北古驿道水陆交汇处

红色的格桑花、紫色的马鞭草、清澈的西河水……连日来,西河的田园风光已经刷爆朋友圈。记者亦被吸引,听朋友说于船上所见景象与岸上不尽相同,又尝闻陈寿在贬斥回乡后曾泛舟西河终得著成千古名史《三国志》,遂即动身前往西河,寻一小舟,溯流而上,一品山水之美、人文之盛。

一番周折之后,记者乘上一条小型观光船。马达轰鸣,小船徐徐前行,西河风光扑面而来。河面宽阔平静,两岸青山隐隐,相互勾连,此起彼伏,树木茂密青翠,山林间夹杂着些许田地和时隐时现的房屋,颇有苏东坡“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之象,顿生远离红尘之感。沿河而上,景致不断变化,或花海,或奇石,或异木,不一而足,直教人瞠目结舌,应接不暇。河道蜿蜒向前消失于青山间,水面不时有飞鸟划过,留下阵阵清脆的鸟鸣和层层水纹,人亦觉悠远宁静,恰似探访“桃源”秘境,思绪不由漂散开去。遥想当年陈寿泛舟西溪之上,应是夙兴夜寐,笔耕不辍,绚烂三国都化为他笔下的文字,风流人物均变作他简上的刻痕,不禁令人向往。

船上看西河

“以前行船可没有这么方便呢。”自小在西河边长大的船夫陈永宏告诉记者,以前,由于没有挡水设施,河水很浅,水流湍急,船在行驶过程中极易触礁,安全系数非常低。如今,新建好的橡胶坝截住更多的河水,河面变宽,水深增大,为游船的安全出行创造了良好条件。

说起西河,陈永宏就打开了话匣子。据他回忆,从前,穿梭在西河上的船只主要是当地村民前往南充市区的客船或渡船,自从华新同公路建好后,由于陆路交通更加便捷,河上的船只也就逐渐被淘汰了。但随着“田园西河”的打造,河上的船也开始多了起来。陈永宏说:“用不了多久,西河就会比以前更繁华、更热闹。”

船行河上

“说起来,我们这些船夫还得感谢一个人,那就是张献忠。”陈永宏感慨到,如果没有他,西河河道不会成为蜀北古驿道的一部分,就更没有今天的“田园西河”。当地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当年“八大王”张献忠退守顺庆后,不甘失败的他一直伺机东山再起,于是派遣一只大西军来到如今的新复场镇安营扎寨,广造舟楫,意欲顺流而下打清军一个措手不及,甚至直走嘉陵江而下,回到自己十分熟悉的湖湘流域,由此可达东南沿海。可惜天不遂人愿,张献忠被清军射杀于西充凤凰山,后来,百姓将曾经的水寨改建为一个码头,就是曾经的新复老码头。

“我也听过这种说法,从历史依据看有极大可能。”对于陈永宏的说法,同船的新复乡老干部邓朝轩表示赞同。他说,蜀北古驿道在张献忠时代之前就已经存在,这毋庸置疑,只不过在之前,顺庆府到阆州(今阆中)甚至广元剑阁的古驿道,只有一条旱路,也是张献忠率军撤出顺庆的道路。在张献忠败亡后,清政府在对古驿道进行重建时,发现了他的企图,便将西河河道纳入了蜀北古驿道。从此以后,北出顺庆便有了两条路,一条旱路,一条水路,而新复老码头就处于陆路与水路的交汇处。“西河流域现在保存有几公里长的青石板路,就是当初古驿道的陆路段。” 邓朝轩说。

河岸的船与石

“至于蜀北古驿道陆路段是什么时候兴起的,我倒没有得到准确的答案。” 邓朝轩介绍到,有人说是刘邦夺取天下后为连通纪信将军故里安汉县(今顺庆五里店)而修建的,也有人说是官府在商人运送丝绸的商道基础上修建的……虽然说法很多,但现已无法考证,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在清朝建立后的近400年间,西河河道与新复老码头必然都曾作为交通要道和重要节点,为来往的官吏、士子、商人和百姓等提供了便利。

随着邓朝轩的话语,徐徐清风将思绪送回到千百年前,货船、客船、渔船在西河上往来如织,丝绸、茶叶、盐铁等货物应有尽有,船工的号子声、商人的叫卖声、士子的诵书声不绝于耳,当年的景象仿若映入眼帘。待回过神来,新复已然到了。

新复老街遗存

百年古树:见证新复古镇沧海桑田

下船上岸,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三棵盘虬卧龙的黄葛树。远远望去,弯曲的树枝,苍劲的树身,稀疏的树叶,并排耸立在新复乡场镇入口处。沿着满是青苔的石板路,记者来到树下,更觉古树高大粗壮,初略估计,树身约有7、8层楼高,需要4个成年人才能合抱,其树冠更是宽阔,覆盖了数百平米的范围。树身长有不少青苔,斑驳开裂好似鳞片的树皮,树枝断落留下青白相间的岁月痕迹,仿佛都在述说一个又一个古老的故事。

“小伙子,对这些树感兴趣吗?”坐在树下歇息的老者看到记者拍了不少古树的照片,便招呼记者坐下,讲起了以前的故事。据他描述,从他记事起这三棵树就这么粗壮,甚至他的爷爷也这样说过,传说是当初第一批从湖南迁徙到这里的移民种下的,距今已有近400年的历史。“据说,在村口种树是为了向后面迁来的人表示,这个地方已经有人住下了。”他介绍到。

据老者回忆,这三棵大树一直长得郁郁葱葱,每树树冠相连,在半空中形成巨大的绿色华盖,远望蔚为壮观,近观浓翠欲滴,可谓是新复场镇的标志。前来赶场的人只要看到它,就知道快要到了,精神立马就振奋起来。特别是在夏天的时候,其他地方都酷热难耐,只有这三棵树下凉气袭人,自然成了大家纳凉、休憩的好地方。在很久以前,有一农户见到此处人多便将带来的鸡仔就地售卖,很快被一抢而光,从此大家争相效仿,久而久之,此地就发展成了乡民出售家禽家畜的小集市。

三棵古树

“屹立在此几百年,可以说三棵古树见证了新复老码头、新复场镇的车水马龙、沧海桑田。”说到这里,他用长满老茧的手抚摸着灰白色的树皮,眼望着树上的枯枝和少许的绿叶,慢慢地感叹道:“以前每年都长得很好很茂盛,为什么今年会这个样子呢?难道说,你们也和我一样老了吗?”那画面,让人唏嘘不已。

感慨一阵之后,老者整理好情绪,他带记者踏着石板铺就的通道,来到一条老街。这条老街长约100米,宽约5米,街头和两边均分布着一些带有川北老式建筑风格的旧房子,这就是当年的新复古镇——福兴场。

据当地老人相传,由于地处交通要道,古时候新复铺码头货物运输繁忙,人气旺盛,大约在清朝乾隆年间,当地的一些大户人家欲利用此地位于顺庆府到阆中府的官道驿站这一特殊资源,便在该处兴建场镇。因该地之前饱受战乱,为子孙能远离灾祸,不再离乡背井,便将此地称为“福兴场”。当时修建了一条街道,最初仅有20余户店铺,但因为地处于古驿道的水陆交汇处,来往商人带来了大量货物,久而久之,就成了人员往来密集、商业兴盛、店肆脚行众多的集市,也是周边山民往来赶场的重要场镇。

华新同公路与红叶杨

“原来场镇上有好几条街道,有很多老房子,但是如今已所剩无几,只有这一段街道还有点以前的模样。”他感慨到,曾经,所有街道都是用一块块平整的青石铺就,街道两边整齐分布着古色古香的木制房屋,房屋的屋檐均支出近2米,雨天,孩子在屋檐下嬉戏打闹,也不怕弄湿衣裳。在文革时期,由于要“亮街道”,这些支出来过长的屋檐都被拆掉了。再后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逐渐提高,有些房子被翻新,有些房子因为主人搬走后没人维护而损坏,新复古镇也不复从前的景象。

凝视街头的古树和老街两侧倾颓的房屋,时光流转,仿佛窥见新复古镇曾经辉煌的年月,街道两侧林立着各色店铺,货物一应俱全,街上人流如织,有赶场的乡民,有挑着货物叫卖的货郎,有运送商品的挑夫……从高处看去,在两边屋檐间只剩下窄窄的街道,街上是密集的人群,可谓人头攒动。随着时间流逝,现代交通工具开始兴起,西河水路逐渐冷淡,古树日益繁茂,古镇却在兴盛后走向衰败,曾经的繁华仿佛已是过眼云烟,但仍有一些东西是时间磨灭不了的,那就是其间蕴含的文化、历史和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

河岸美景

百年兴衰:田园西河奏响发展号角

老码头、黄葛树、新复古镇,这些都是新复乡乃至西河流域响亮的名片。但是,这些名片却越发沉寂,几乎无人知晓。怎样才能让老码头、黄葛树等古老历史文化名片再次焕发生机、唱响岁月之歌呢?

近年来,西河流域发生了巨大变化。宽阔平整的华新同公路,沿河蜿蜒向前绵延30公里的滨水骑游道,成片开放的格桑花、马鞭草,集中种植的红叶杨,河中突出的怪石……可以说西河“季季有景、处处有景”,昔日的“龙须沟”摇身一变,成为市民休憩游玩的好去处。这一切改变,均源于正在开发中的田园西河项目。

2017年,顺庆区委区政府在西河(顺庆段)流域启动了占地30平方公里的园西河开发项目,包含了华凤街道、新复乡、共兴镇、同仁乡4个片区。在项目打造方面,田园西河项目将以乡土人文旅游、健康养生、民宿开发三大引擎为支撑,结合三国文化、古蜀道文化、乡愁文化和古寨遗迹文化树立高端文化标杆,真正将园西河打造成以“漫享十里西河、品读千年三国”为规划理念的成渝新兴旅游目的地、南充市田园旅居示范区和中心城区城市会客厅。

西河花田

“文化打造方面,我们主要打造集历史文化旅游、古驿道文化旅游、山水生态旅游于一体的千年西河文化穿越体验古寨项目,主要包括战国博物馆、田园西河水秀、慢游湿地、忠义祠、码头/驿站、拉拉渡、石佛寺、新复古镇、山野木屋、听禅书院、回龙场老街、战争遗址公园等项目。” 田园西河项目办公室工作人员周立说,而在这些项目里面,新复乡的“码头/驿站”打造赫然在列。

记者从规划图上了解到,新复乡地位于田园西河项目中心部位,是该项目打造中的重要节点。“我们将结合新复老街悠久的历史文化将该地打造成田园西河特色小镇,而老码头也将借此机会发展成一个集道路交通、亲水体验、文化展示、休闲娱乐为一体的核心景观功能节点,让老码头和古驿道的历史得以长存。” 顺庆区委常委、区委宣传部部长、西河生态乡村旅游开发项目总负责人邱跃峰说。

西河花田

“结合‘田园西河’项目恢复老码头、古驿道,重建新复古镇,不仅可以让几乎消失的文化再次传承,还可以丰富西河项目的文化内涵,一举两得。”对新复乡党委书记雷志勇来说,“田园西河”项目既能让老码头、古驿道、新复古镇等得到发展、获得重生,也会给新复乡的百姓带来实惠,让全乡人民早日实现脱贫致富奔小康。

未来,“再现”的老码头将为游客欣赏西河美景提供一条新途经,“重生”的古镇、古驿道将带领人们穿越过去感受悠久的历史文化和地方传统民俗,“再逢春”的古树亦将继续见证新复乃至西河流域的复兴与辉煌。(今日顺庆 程政 黄梅 罗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