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号 k34765218/201804301
题材分类 乡镇街道动态
发布机构 区政府办公室
发布时间 2018-07-10 18:24:02
文号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考古专家与石头对话 解密凤山大营寨前世今生

2018-07-10 18:24 点击:

“大营寨挖出很多刻了字的石头!”近日,记者从顺庆区凤山乡获悉,该乡三百梯村大营寨上新挖出部分石刻,引起专家注意。7月9日,记者跟随西华师范大学3名考古专家赶赴现场,期待揭开这座营寨的神秘面纱。

石头说话 修建年代大致确定

夏雨初歇,三百梯村满目葱茏,通往大营寨正门的小路已被一条大道取代,汽车可以直接开到寨门口。一下车,东寨门一侧,数十根横七竖八的石头映入眼帘,长短不一,最长接近两米。走近一看,部分石头上刻着字,字体为繁体楷书,长、宽约一掌,字迹清晰,“众志成城”、“鲸吞”等历历在目,部分石块上还刻有花纹。

“这是一副对联,村民们记得很清楚。” 三百梯村支部书记祝希瑞拿出一张纸,其上写着一副对联,上联为“民入大营何患鼠寇”,下联为“贼望哆口必惧鲸吞”,横联为“众志成城”。

祝希瑞介绍,村里的老人们说,过去,大营寨的正门寨墙有5、6米高,城门上就有这副对联,解放后,大营寨上还住着很多农户,由于当时生产条件落后,寨墙上的很多石头都被大家撬下来作了地圈梁或者他用。

“从这处寨墙和寨门石刻的形制推断,应该是明清时代的。”蒋晓春是四川古城堡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西华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他介绍,寨墙属于顺砌,石材均为长条形,符合明清时期寨墙特征。“照推断,对联中的“哆”字疑为“垛”,意思是城墙上的观察孔。”

穿过东寨门,迂回前行数百米,一座拱形寨门引起专家注意,这是北寨门。经测量,该拱门门洞高2.2米,宽1.7米,进深约1.4米,寨墙下还发现部分青花残片和一处石井。“北寨门修建时间比东寨门要早很多。”蒋晓春介绍,拱形城门在宋代最为普遍,明朝时期也有类似形制,由于此处寨墙亦为顺砌,综合推断,北寨门建于明代,明末可能性最大,青花残片也属于明代。

在查看完大营寨所有城墙后,专家推断,结合寨门形制及左右寨墙砌筑方式、风化程度等因素分析,大营寨或在不同历史时期发生作用。五处寨门中,北寨门修建最早,其包围圈为核心区域,其余寨门及城墙为后期陆续修建。

“三百梯村的名字或与营寨有关。”蒋晓春介绍,由于大营寨寨墙较长,所用石材大都在千斤左右,加之山上岩石较为松脆,难以就地取材,修建时必建有道路方便材料运输。

追根溯源  山寨用途初见端倪

“山寨或与川东北地区明清动乱关系密切。” 蔡东洲是西华师范大学区域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教授,他认为,根据寨内现存文字材料及南充地区相关历史事件,并结合现存遗迹特征推断,大营寨的修建与川东北地区明清动乱有关。

史料记载,明清时期,川东北地区发生多起大规模动乱。从明崇祯七年(1634年)到清顺治三年(1646年),农民起义军领袖张献忠率部三进四川,并于1646年9月到达顺庆,此后与豪格率领的清军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战斗,直到兵败西充凤凰山。其间,顺庆区七坪寨、四方寨等多处均疑是张献忠部曾驻扎营地。

战火不断。嘉庆元年(1796年)到嘉庆九年(1804年),历时九载,清代中期规模最大的一次农民战争——川楚白莲教乱爆发,起义军先后控制川东北达州、巴州、顺庆等20余个州。

1859年(清咸丰九年)至1865年(清同治四年),云南、四川等地爆发反抗清朝封建统治的农民起义。1859年7月,云南昭通农民李永和、蓝朝鼎等在家乡聚众起义。10月,李、蓝率义军由滇入川,1861年5月,李永和部将张第才等以3万余人围攻顺庆府城,四川总督骆秉章紧急调遣万县部队增援,方才化解危机。

“当时的顺庆府水陆交通发达,为嘉陵江中游经济军事重镇,是兵家必争之地。”蔡东洲介绍,由于大营山海拔接近500米,在周边处于制高点,而且山势险要,易守难攻,再加之濒临嘉陵江,过去也建有驿站,为水路交通要道,因此,在冷兵器时代,实属军事要塞,明清时期极有可能在此发生过战斗。但限于目前信息有限,大营寨具体修建年代和用途等,还需开展进一步的考古及文献整理工作以确定。

谜底虽未揭开,但专家给出了部分线索。“四川是中国民间筑寨最早的区域,山寨就是百姓武力自卫的村堡。”蒋晓春介绍,他研究四川古城堡已有多年,足迹遍布全川,从西晋到宋朝,四川的“山城”就星罗棋布,尤其是在宋蒙战争时期,山寨成为了阻挡蒙古铁骑的重要屏障。到了清代,官方更是把民间村堡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以镇压白莲教为例,由于起义军习惯依托山区有利地形行军,多采取游击战法,清军依靠常规作战方式无法取得进展。为了改变这一局面,清政府吸纳蜀中百姓筑寨经验,饬令战争波及地大修寨堡,并令乡勇人等加意防护,坚壁清野。一时间,四川先后修筑寨堡5000多个,令百姓移居其中,将民间粮秣给养充实其内,又训练丁壮,进行防守,从而切断了教乱军同人民间的联系,使之无法得到粮草与兵源的补充,力量日渐枯竭。

蒋晓春介绍,结合东寨门上石刻内容分析,东、西寨修建时为当地民间寨堡可能性较大。“明清时期官方称起义队伍为贼,加之哆字疑似错写,营寨或为明清时期顺庆人民保聚守御之所。”

保护利用 古寨助力乡村旅游

立于大营寨顶,远山近水尽收眼底。新雨过后,云雾茫茫,极目远眺,嘉陵江九曲回肠,似白练挂平野,顺庆城高楼林立,如海市出绿波。四围更有村道逶迤盘旋,民居星罗棋布,草木郁郁葱葱。而脚下野草过膝,一根根巨石静卧绝壁之上。置身其间,恍然有隔世之感。

“大营寨遗迹丰富,保存状况较好,具有较高的研究和利用价值,是南充境内较为重要的历史文化遗产。”蔡东洲介绍,大营寨历经数百年,大部分寨门和寨墙保存完好,实属不易,为进一步研究明清历史和蜀地文化提供了依据。同时,到大营寨可坐山观水,步行健身,加之村里产业形态多样,基础设施比较健全,不失为中郊游的好去处。

“村民们都盼着这座寨子能为村里带来更大的变化。”祝希瑞介绍,三百梯村山高坡陡,过去交通不便,信息闭塞,2014年被认定为省级贫困村,全村总人口330户1079人,建档立卡贫困户有33户100人,贫困发生率接近10%。脱贫攻坚开展以来,村里修建村、社道路16公里,建成玫瑰花、柑橘、桑果、水产等脱贫奔康产业园700余亩,并于今年5月举办了首届玫瑰花节,吸引了数万市民到村观光。“有不少城里的游客到大营山上去,为了方便大家,村里改造了东寨门入口,并对山头进行了去杂,村民参与很积极,大家都望着大营寨能成为一个聚宝盆。”

“希望大营寨能成为顺庆全域旅游中沿江线上的一环。”凤山乡党委书记蹇森国介绍,该区全域旅游规划有3条乡村旅游精品线路,而嘉陵江山水田园旅游线则是其中重要的一条,将打造农旅结合观光体验旅游景区。凤山正处于该条线路的节点,目前,顺蓬营公路正加快建设,计划经过大营寨旁,道路建成后,从顺庆城区到大营寨车行不到30分钟,加之灯台至凤山等多条旅游道路已经规划,项目实施后,该区乡村旅游景区(点)交通环线路网基本形成,将为凤山发展乡村旅游打下坚实基础。(今日顺庆 曾江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