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号 k34765218/202000419
题材分类 部门动态
发布机构 区政府办公室
发布时间 2020-01-17 14:00:05
文号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北湖,新北湖

2020-01-17 14:00 点击:

新年伊始,南充老百姓们热议着一件大事,就是北湖公园在冬日阳光下展现出的新面貌。元旦以来,公园天天人流如潮,坐轮椅的老者,偎在妈妈怀里的婴儿,返乡的游子,贵客和嘉宾,都兴致勃勃来参观新北湖。无数人拍了无数照,无数微信视频抖音在太空里传播,应该差不多全世界都看到中国四川南充的新北湖了吧!

如果百度“北湖”,说是早在汉代就叫“寔鱼池”,这是个很文雅的名称,应为文人墨客所起,说白了就是个有鱼的大池塘。远古,如今北湖一带很可能是嘉陵江西岸的大回水沱,涨水季节水急浪高,人或为鱼鳖;枯水季节,低凹处就现出深深浅浅的水凼,里面驻留很多来不及顺流而下的鱼,等待着来年的涨水。汉代安汉城在今天五里店,比北湖地势高很多,估计那时嘉陵江的主流已渐渐东移,鱼池周围有了陆地,长了草,长了树,有了人家,有了阡陌,可能鱼池的鱼也多得惊人,足以引起谯周陈寿等文化人前来郊游并为之起名,没准这一带已开始有了汉代吃住游一条龙的服务。

真正使北湖成为对今日南充产生巨大影响的是在明代。大约十六世纪,顺庆府基本建成了四四方方的城池,城的北端在如今模范街一带,西端在如今人民南路一带。和城市同步兴起的是人才高地,当时一百来年先后出了韩士英、任瀚,陈以勤陈于陛父子和黄辉等一大批才子,许多人都以学识进京为高官,不少人告老还乡后又开馆授业。明末的川北,书院林立,声誉鹊起,学子遍天下。那时先后有几个书院建在城西北角这片湖光山色之间,“北湖”这个新名字由此叫响并固定下来,成为了顺庆府精神文化核心的象征。直到今天,在北湖附近的大文化圈里,仍然聚集两所大学、几所中等学校和一批小学,其中不乏全国全省名校,拥学子十余万。北湖一带仍然延续着五百年来南充城文化核心圈的地位。

万历年代由知府兴建的《嘉湖书院》在新北湖建设中被保留了下来,并且显得更庄重更气派了。园林设计者们很具匠心地运用了好几种古代书院的基本元素,白墙青瓦,疏林高柳,营造了朴素而宁静的文化空间和文化气息。万历才子们的雕塑被请回了书院,他们或端坐,或授业,他们传世的文字在幽静朴素的花草间流淌。静静漫步其间,似乎还听闻少年读书郎们铿锵激越的吟咏,走出书院,他们将为国为民建立功勋。

由书院向东百步,有座不大起眼的雕塑伫立路旁。近前去看,原来是七十年来北湖公园变迁史。看着那些模糊不清的老照片,油然想起父辈们五十年代挑灯夜战几乎徒手挖莲花池的劳动情景,依稀又见儿时的“莲花池”,三个湖心岛,围湖一圈泥土路,参天遮日的桉树,湖水清清,波光粼粼,耳旁此起彼伏高歌入云的蝉鸣声,湖里“打氼儿头”的小伙伴们,把一池绿水扳得噼啪作响,正嘻嘻哈哈地放声大笑。

连续几天我和老伴都去北湖走走看看,欣赏我们不大认得的新北湖。看看新鲜的,想想以往的。以往的北湖对我们来说很温馨,很熟悉,而新鲜的北湖更使人感受到新时代大城市的文明。南充在走向新时代,南充人在建设新时代,新的北湖是我们这个新时代所呼唤的,所需要的。

我们还没去欣赏新北湖的夜景,我们想把第一印象留给春节来临的那个晚上。我们期待着五彩绚烂的北湖夜景。期待本身就是一种美好。

注:打氼儿头,南充方言,就是如今的潜水。氼(ni),很形象的一个字,人在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