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号 k34765218/202001103
题材分类 政策解读
发布机构 区政府办公室
发布时间 2020-02-10
文号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一文读懂去年国家财报:收入超19万亿元创新高,减税降费力度空前

2020-02-10 19:22 点击:

财政收支一直是观察经济社会运行重要指标,2019年全国财政收支数据终于出炉,与往年相比有不少亮点。

收入依然创新高、非税收入大增

2月10日,财政部网站公布了2019年全国财政收支情况。

首先来看看市场最关心的收入指标,“三本账”的收入均创历史新高。

财政部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90382亿元,同比增长3.8%;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84516亿元,同比增长12%;全国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3960亿元,同比增长36.3%。

将这些数据,与去年年初的中央和地方预算报告对比你会发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不及年初预期,而政府性基金收入和国有资本经营收入则超预期。

去年初官方预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国有资本经营收入分别同比增长是5%、3.4%和16.1%。最终三项收入实际增速则分别是3.8%、12%和36.3%。

而之所以会出现与年初预计有明显差距,一个很关键的原因是大规模减税降费。

去年我国实施了史上力度最大的减税降费政策,全年减税降费规模超过2.3万亿元,相当于2003年全国财政收入。这减轻企业负担、激发市场活力的同时,造成了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大幅减收。

而为了弥补减税降费的短收,非税收入(包括一般公共预算中非税收入、政府性基金和国有资本经营收入)保持较大增幅。

比如2019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的非税收入32390亿元,同比增长20.2%。比如,受中央特定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大增,国有资本经营收入7720亿元,同比增长1.2倍,拉高全国非税收入增幅约15个百分点。

减税降费力度大、效果明显

受大规模减税影响,2019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中的税收收入157992亿元,同比增长仅有1%,比上一年增幅回落高达7.3个百分点。这一增速之低十分罕见。

税收是经济晴雨表,去年经济增速下滑一定程度上也导致税收收入增速放缓,但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受大规模减税政策影响,导致部分税种收入放缓甚至下滑。

比如,收入突破6万亿元的第一大税种增值税去年收入增速仅1.3%,增幅比上年回落7.8个百分点,其中,去年工业企业实际缴纳的增值税收入下降6%。这主要受降低增值税税率和实施增值税留抵退税政策的影响。受个人所得税减税影响,去年个税收入更是同比下滑25.1%。

受大规模减税降费影响,各地财政日子也有挑战,地区间收入增幅也继续分化,重庆等6个省份收入出现下滑。

2019年,东部、中部、西部、东北地区财政收入增幅分别为3.5%、4.6%、2.8%、-2.1%,中部地区收入增幅相对高一些,东北地区收入下降。

全国31个地区中,广西、河南、浙江、河北等8个省份增长在5%以上;江西、广东、安徽、四川等17个省份增长在0-5%之间;重庆等6个省份同比下降。

财税专家认为,此次减税降费受益最多的是制造业和小微企业,使数千万家企业和数亿人民群众享受到了政策红利,有效减轻了企业负担、增加了居民收入和消费能力、促进了企业加大研发投入、稳定投资和扩大就业,有力支持了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稳定发展。

据财税部门测算,减税降费拉动2019年当年GDP增长0.8个百分点,拉动固定资产投资增长0.5个百分点,拉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1.1个百分点,为保持经济总体平稳、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发挥了重要作用,对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深层效果正在逐步显现。

财政部表示,2020年继续落实落细各项减税降费政策,进一步巩固和拓展减税降费成效,按照“三个确保”要求,密切关注各行业税负变化,特别是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影响,及时研究解决企业反映的突出问题,坚决把该减的税减到位、把该降的费降到位,持续发挥减税降费政策效应。

30多万亿财政支出给力支持“稳经济”

在大规模减税降费导致收入减少大背景下,各地挖掘潜力多渠道增收,从而保证财政支出力度不减,保障民生等重点领域支出。2019年财政支出规模创历史新高。

2019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38874亿元,同比增长8.1%,这明显高于收入增速(3.5%),体现积极财政政策支出力度较大。2019年,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91365亿元,同比增长13.4%,略高于收入增速。

去年财政支出进度较快,而且支出结构上有明显调整优化。总体来看,政府继续过紧日子,而脱贫攻坚、“三农”、科技创新、生态环保,以及教育、卫生等民生重点领域的投入力度加大。

比如,中央带头严格支出管理,2019年除刚性和重点项目外,其他项目支出平均压减幅度达到10%。而各地压减幅度都超过了5%,不少达到10%以上。

在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中,农林水支出中的扶贫支出增长11%;科学技术支出中的科技条件与服务、基础研究,分别增长28%、26.7%;节能环保支出中的污染减排、可再生能源支出,分别增长48.6%、38.3%。

部分基础设施相关支出力度有所加大。比如2019年城乡社区支出25681亿元,同比增长16.1%。

而为了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力度,稳投资稳增长。财政部在去年年11月底提前下达的2020年新增专项债券额度1万亿元,其中提前下达东部地区4676亿元、中部地区2914亿元、西部地区2410亿元。

财政部数据显示,至今年1月,已发行7148亿元,占提前下达额度12900亿元的55.4%,河南、四川等地已相继完成2020年首批专项债券发行工作。

地区间财政支出增速则呈现分化态势。

2019年东部、中部、西部、东北地区财政支出增幅分别为7.3%、10.5%、8.5%、6.5%,中部地区支出增长最快。全国31个地区中,29个实现增长,其中贵州、浙江、青海、天津等12个省份增幅在10%以上,海南、湖北、湖南、辽宁等14个省份增速在5%-10%之间,3个省份增幅在0-5%之间,2个省份同比略有下降。